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高】破晓(一)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这个也来试阅吧。先开银高,再开高银。西幻背景,中短,年下,圣骑士x黑暗刺客,不安分守己的浮躁少年x冷心冷面的杀手组织老大。基本这个感觉。养成比想象中的难写,一点也不萌orz我实在不理解小孩子这种生物,总有一种写上“十年后”三个字的冲动……不过会努力哒!


——————————————







银时收起手中带着圣光的长剑,一甩上面的鲜血。


教皇嘴中溢出鲜血,颓然倒地。


赶过来的守卫的失声:“不可能!为什么背叛者还有圣光——”


“因为你们的神承认我的信仰了啊。”银时勾唇一笑,“我的信仰从来都只有一个,没有人能比过我的虔诚。”


他归剑入鞘,几步走下台阶,迎上走来的男人,露出来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不是,高杉?”


高杉无奈,对于周围充满圣光的环境并不太满意,抬起手呼噜了一下讨奖励的银时的脑袋。


“闹够了就回家吧。”


银时一愣,随即笑容扩大,带着某种奇异的灿烂。


“啊,回家。”







高杉在柴房里面发现了那个孩子。


五六岁的身量,被草绳绑着扔在地上,嘴角带着淤青,银色的头发沾满了尘土,看到他没有惊恐,而是带着某种近似于好奇的淡定。


高杉看了他一眼,手中的短刀一挥砍断了他身上束缚,扭头向着门口走去。


“你不杀我吗?”小孩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是杀手,我知道。”


高杉停顿了一下:“你不是这家的人,我没有杀你的必要。”


“但是你救了我。你不放开我,我就会被火烧死。”


“我不是杀人狂。”高杉冷冷,“也没有杀人的打算。”


“但是其实你又杀了我。”小孩回答,“我一个人离开这里,最后也是冻饿而死的下场。何况他们说我是不祥之子,要烧死我。”


高杉扭头,扫了一眼孩子的银发红瞳,擦了擦短剑上的血:“你说的对。”


“被你杀死,和被他们烧死,哪个更好呢?”孩子问,似乎正在认真的思考,“你的刀利落吗?”


高杉重新看了他一眼:“你在求我杀了你?”


“否则呢?”孩子回答,“既然这个世界必须要我死,那么我至少想要选择我死去的方法。被你杀死,我能够接受。”


高杉顿了顿,淡淡:“你几岁了?”


“七岁半。”孩子回答。


看不出来,身材无论怎么看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说话的样子却又像个成年人。


高杉看着他,想起过去的那个自己,憎恶着世界,倒在暗杀组织的门口,也是这样混身伤痕瘦骨嶙峋衣衫褴褛,带着对于世界的绝望和仇恨。


“你不想报复这个世界吗?”他突然问。


“报复了之后呢?”孩子回答,“活着空虚,死去空虚,我为了自己就已经尽全力了,哪有精力管什么世界?”


高杉归刀入鞘:“你叫什么名字。”


“坂田银时。”男孩回答,睁大眼睛,没有绝望也没有怨恨,“你每次杀人之前都要问名字吗?”


万齐带人在外面等候着。


高杉已经进去了一会儿,按照他的速度,就是柴房里挤满了人有暗道,也应该已经解决了。


就在万齐疑惑的时候,高杉推开门,走了出来。


他随手一抬,柴房就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外面是冬日,大雪掩盖了血迹,却阻止不了高杉燃起的火焰。


高杉脱下的外套里包裹着一个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瘦弱的银发男孩,睁着暗红色的双眼,抬头隔着纷扬的雪花,专注地注视着高杉,而高杉恍若未觉,抱着他,大步走了过来。


“委托完成,撤退。”他说。




高杉回到了基地,转手就把男孩丢给了又子。


“把他洗干净,换身衣服,给点吃的。”


简直就像捡回来了一只流浪的小狗。


万齐在心底腹诽。


何况又子虽然看起来是个美女,但是那只是在你面前的伪装,并不代表着她会照顾孩子啊。


但是不管如何,高杉的指令,又子就会百分之百的实施,所以银时出现在高杉的营帐里的时候已经变得香喷喷的,穿着一身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马甲三件套,要不是他瘦弱的身材和带着淤青的脸,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


高杉看了他一眼,淡淡:“你来干什么?”


“不知道。”银时淡定,“他们送我过来的。”


高杉揉了揉额角:“你……”


想一想也是,杀手基地从来没有出现过孩子,银时又是他带过来的,那帮不靠谱的下属把人送过来也是自然而然的。


“你在旁边坐一会儿吧。”高杉道。


“哦。”银时回答,规规矩矩的坐在了旁边的垫子上。


他看着高杉读着羊皮纸,过了一会儿开口:


“杀手也需要看这么多书吗?”


“不是书,是委托书。”高杉淡淡,“而且为什么杀手不能看书?”


银时歪了歪头,似乎认定了他的话,继续问:“你是这里的头头吗?”


“按照你的想法,应该是。”高杉回答。


这里的规则是绝对力量,在自己受伤或者死亡之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那你能教我点什么吗。”银时回答。


“教你成为杀手?”高杉问。


“刺客不是很高薪的职业吗?”银时问。


高杉放下羊皮纸:“你都是从哪里听说的?”


“那家人说的。”银时回答,“他们商量事的时候不避讳我,反正我也是一个死人了。”


高杉挑挑眉,顿了一会儿。


“我先养你两天吧。给你做个测试,你适合做什么,我就送你去哪里。”


银时摇摇头:“不用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留在你身边。”


“这个世界很大。”高杉淡淡回答,“我不以你的救命恩人自居,也不用你的回报。”


银时眨眨眼:“可是我还是想留在这里。我觉得这里很好。”


高杉轻笑一声:“留在这里,你就永远是命运的囚徒,是永远挣扎的命运。”


“你也在这里,可是我不觉得你是囚徒。”银时回答,“而且这个世界不过是一个更加巨大的牢笼,在哪里挣扎,都是一样的。”


高杉看着银时。


银时的眼底虽然没有绝望,但是却有着某种认真的、深刻的漠然。


他知道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和他说通,他也没有成为救世主的打算,也就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银时突然脸色变了变,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弯下腰。


高杉皱眉,站起身:“怎么了?”


“肚子……有点不舒服。”银时低声回答。


他虚弱的声音像是小猫,在高杉的心上撩了一下。


“你……”高杉观察了他一下,“刚才吃了什么?”


“几块面包,一盘烤肉,还有蔬菜汤。”银时回答。


高杉脸色黑了黑,提高音量。


“叫来岛……不,还是万齐吧。”


又子真心不适合养孩子。断食那么久的小孩子,居然给喂烤肉。


万齐面瘫着走进来,看到的就是银时满头冷汗,抓着高杉衣领,窝在他怀里的样子。高杉显然心情不怎么样,似乎有点安慰银时的意思,最后也只是冷着一张脸。


但是银时似乎这样就很满足了的样子,静静的靠在那里,忍受着疼痛,甚至没有再发出呻吟。




银时恢复过来是晚上。


他躺在高杉的床上,睁开眼,眨了眨,然后坐起来,环顾了一下。


看了一会儿,银时跳下床,穿上鞋,找了块毯子披上,向外走了出去。


他在基地里转了一会儿,看着千篇一律的暗道,最后终于听到身后的声音。


“你想去哪儿?”


高杉在他身后,抱着手看着他。


“我改主意了。”银时回答,“受你照顾了。”


高杉被他气乐了。


“出口都找不到,你还想走。”


“总会有办法的。”银时回答。


高杉走过来,抱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这里,不需要没用的人吧。”银时回答。


“现在觉得自己给我添麻烦了?”高杉淡淡。


银时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


高杉突然觉得面前的孩子很有意思。可以面不改色的谈着死亡,但是却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而动摇。明明知道出去就是荒唐的送死,暗红色的眼睛中仍然没有慌乱。


高杉犹豫了一下,蹲下身,注视着银时,一字一顿。


“我想留下的人,还没有能够离开的。”


银时愣愣的看着他。


“所以别给我乱跑废话了,躺不住就跟我过来。”


高杉站起身。


他走了两步,扭头,发现银时还愣愣的站在那里。


“怎么?”高杉勾勾唇,“还要我拉着你吗?”


银时用力摇着头,小跑着跟了上来。


他低着头,嘴唇抿了抿,不知道是在微笑还是单纯的颤抖。


男人扭头勾唇的样子仿佛一道光又仿佛一块烙铁,在他的心底照出了一块绿色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痕,从此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高杉没有太理会银时,很快的走到了基地的中心区,扭头看着银时跑着跟上来,对他勾勾手,叫小狗一样。


“过来。”


银时看着他的手,把手放上去,被高杉拉进了低矮的房间里。


基地的大部分建筑物在地下。他们走了长长的台阶,来到了下面。


“这是测验室。”高杉淡淡,“带你检测一下属性,看看你适合干什么。”


银时抬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属性分成火水木金土的元素属性还有光暗的本初属性,我是金火双系的黑暗刺客。”高杉淡淡,“看你是什么属性,再决定以后怎么办。”


银时点了点头,小跑着跟着。


高杉推开门,门里是一个台子,万齐站在旁边,点了点头。


“这是河上万齐,我的副手。”高杉淡淡,“以后你有事情也可以找他。”


银时看了眼万齐,点点头。


高杉说了以后。


他说,他想留下的人,没有人能够离开。


银时咬了咬牙,忍住了心底某种酸涩的情感,按照高杉的指示,站到了台子上。


万齐把晶石放在四周的四个角落,光芒逐渐笼罩了银时的全身。


先是一片黑暗,当银时开始不安的抬头看着高杉的时候,突然光芒暴起!


刺目的光芒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白色和金色混杂着,带着灼热的光芒,让人一时睁不开双眼。


万齐眼疾手快的在晶石爆炸之前收了回来。


银时有点茫然的站在那里。


瞎子都知道这不是什么黑暗系。


“纯光明属性,百年不遇圣骑士的料子。”万齐的语气中罕见的带着某种幸灾乐祸,“晋助,怎么办?”


高杉有点头疼,揉了揉额角。


“写信,找假发吧。”


他对银时勾勾手:“下来。”


银时一愣,却迟迟没有动弹,嘴唇动了动:“我……”


高杉挑眉:“我说过了吧,别废话。”


银时快速的点点头,迅速的跳了下来。


高杉领着他走出了房间。


万齐收拾着晶石,听见外面高杉淡淡的声音。


“觉得这个属性和我不一样麻烦了?”


银时没有回答。


然后是高杉一贯的冷淡的回复。


“什么时候等你能赢了我,再觉得麻烦吧。你这么弱的小东西,瞎想什么?”


“我会变强的。”银时的声音终于传来,带着点急于证明自己的急切。


高杉呵地轻笑一声,没有回答。


脚步声远去。


看起来这个孩子是要养的啊。万齐心想。神圣光明属性吗?还真是有点麻烦啊。


算了,既然晋助喜欢,这样也不错。


毕竟,很少看到高杉这么频繁的笑了。



评论

热度(59)

  1. 糊你一脸桃花红幻想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