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高】蓦然回首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嗯……毫无意义的攘夷清水小甜饼。日常。请做好吃了和什么都没吃一样的准备观看。从单向暗恋到双向暗恋(并不是)的故事。


土下座。 @糊你一脸桃花红 


——————————————




说实话,对于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做点不可言说的梦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更别提战事绵延,压根儿没有时间处理积累的压力。


也许对于男人来说,战斗和做爱刺激的大脑区域有点那么重叠的感觉,但是替换还是不能替换的。


银时坐起身,有点茫然。


周围是夏夜,蝉鸣声从远处传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好像在战场上,在天光之下,远处是看不清面孔的人群,眼前是一个熟悉的、穿着军服风衣的身影,手中持着武士刀,向前奔去。


下一刻,不知道怎么样,那个身影突然到了自己身下,两个人的武士刀扔在一边,凌乱的叠在一起。


他掀开身下人的军服,亲吻着他的腹肌他的胸口。对方积极的回应着,双腿有力的盘在他的腰际,眼神却仍然带着锐利的锋芒。被注视的刺激和身下的快感让人头皮发麻,头脑混乱,只是一味的向着更深处——


银时惨叫了一声。


桂翻了个身,不耐烦,梦话一样的开口。


“做春梦了就自己出去撸。”


一般听到人的惨叫,无论如何都应该想到的是做噩梦,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其他三个人已经敏锐的发现,银时做的压根儿不是什么噩梦,而是实打实的春梦。


豪爽如同辰马,脱线如同假发,和银时过不去如同高杉,自然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余地。


辰马大笑的声音传遍整个军营,过了一分钟,所以人看银时的眼神都带上了某种诡异。


能把白夜叉吓的惨叫出声的春梦,他们也很好奇啊!


银时自然拒不开口。


高杉在外面守夜,探了个头进来。


“醒了?来换我。”


外面热,他脱了风衣,就穿了件马甲一样的背心,露出赤裸的胳膊流畅的肌肉。


银时扭过头,挠了挠头,嘟囔:


“知道了知道了。”


高杉狐疑的看着银时。


一般这种时候银时都会怼上两句,如此沉默且听话,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银时看了高杉一眼,脸色有点发红,挥挥手,解释加掩饰。


“你也两天没好好睡觉了吧,赶紧去休息吧,否则昏倒战场上还得我们救你。”


高杉皱眉看着银时。


敏锐如他,自然能够感觉的出来银时的掩饰。


“会昏倒的是你吧。”不过他还是尽职尽责的回嘴,“不过话说你是怎么回事,真那么欲求不满的话,要不要抽空去找个女人?”


银时抓狂:“这么荒山野岭的,上哪里找女人啊!”


高杉莫名的有点不高兴,随口嘲讽:“不是荒山野岭你就找得到了?”


银时炸毛:“说的就好像你找得到似的!”


高杉勾唇:“我和你不一样。”


“了不起了吗?”银时抱手,“你不也一样还是处男。”


高杉懒洋洋:“都说了吧,我和你这种没有机会的不一样。”


“谁说我是没有机会,我就是——”银时打了个磕。


我就是想上的是你而已啊!


高杉抱手,挑了挑眉,观察着银时的表情。


虽然他们平时互相吵架,但是对于对方的状况心里还是很有数的。毕竟在战场上并肩,任何一点误差都会导致莫大的损失。


“你有喜欢的人了?”他突然开口。


银时瞬间被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


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几乎一口血喷了出来,鼻腔酸痛,咳嗽了十几声才缓过来。


“你还没撸完啊……”桂模模糊糊地说。


银时擦了擦嘴角,随口:


“你才那么快啊!”


说完这句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现场的沉默有点尴尬。


高杉看着银时,嘴角说扬不扬的,似笑非笑。


银时自暴自弃:“你想笑就笑吧。”


高杉耸耸肩,转身:“你守夜吧,我去睡觉。”


银时松了口气,点点头,看着高杉转身进了身后当做据点的废弃房屋里。


他靠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自觉的看着高杉。


高杉的眉眼的确很英俊,带着点少年的青涩,不过已经有着相当的祸水般的冷峻。


他的身材比例其实很好,双腿笔直修长,不禁让人回想起了某些不可言说的画面。


银时猛地摇了摇头,提醒自己冷静一点。


那是高杉!


不是说高杉有什么不好……不不不,高杉的确不怎么好……啊,虽然也不是那种不好的意思,总之就是非常的气人——


啊啊啊不知道啊反正那是高杉啊!


银时纠结的盯着高杉。


高杉本来想睡觉,结果被一道目光盯得发毛。他们这种人对于别人的目光都很敏感,更别提都人用某种要剥了自己衣服的目光盯着自己了。


他猛地睁开眼。


目光瞬间和银时对上。


银时明显吓了一跳,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惊吓过头,竟然没有把目光立刻移开,而是就那么傻愣愣地盯着高杉,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杉本来想开口讽刺他两句,但是莫名自己也局促了起来,想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和银时对视了三秒,谁都没有动。


桂翻了个身,一脚踹在了辰马身上,辰马大声打着呼噜,一翻身把假发的腿扒拉开,发出一阵声响。


两个人似乎都回过了神。


回过了神,却没有移开目光。


银时莫名地盯着高杉,高杉也莫名盯着银时。


说是较劲,又不太完全。


就这么盯了十几秒,银时终于局促地摸了摸鼻子,猛然站起身,向着更外面走了出去。


高杉看着他的身影,头脑里面有点乱。


他看着头顶斑驳的天花板,想要思考点什么,仿佛抓住了点什么,但是又无从抓起一样,虚虚实实的浮动在那里。


他伸出手,虚虚一抓,又放下。


银时的目光留在了他的脑海里,似乎解读的懂,又解读不懂。


高杉有点烦躁的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决定睡觉。


银时莫名其妙也不是今天晚上的事情。最近不是追究的好时机,等到战事稍微缓一缓的时候,和桂合计一下,搞个清楚吧。


如果真的是喜欢上了什么人……


高杉有点混乱。


那和自己又有什么鬼关系。


他摇了摇头,把所有的思绪摇出脑海,闭上了双眼。




战事平息的比他们想象的要早。


这波天人和幕府签订了协约,急速的从战场上撤退了下来。


银时他们得到了一点休息的时机,趁这个机会稍微伪装了一下,到了附近的城镇。


按照桂的说法,银时再这么憋下去估计就要爆死了,必须要让他发泄一下。


银时非常想把他的脸按进旁边的门板里。


自己想去找什么未亡人就不要拽上别人啊!


如果不想找的话,一进了市里面就消失又是怎么回事!


辰马跟在游女的身后跑来跑去,银时无奈扭头看向高杉。


因为伪装的缘故,高杉穿了件很普通的和服,黑色暗纹,显得他很冷峻,但是比起战场上还是柔和了不少。


高杉的头发其实也不完全是直发,稍微有那么一点凌乱,刘海长长了一点,一副风流的样子。


银时一边嫉妒一边纠结一边心痒,完全的抓耳挠腮。


高杉皱眉看他:“忍不住就别忍了。你在为什么人守贞吗?”


银时很想把高杉那张该死的嘴封住。虽然桂和辰马也气人的要死,但是说到底,最气人的还是高杉。


大抵是因为他总能让自己心神摇曳的原因。


然而高杉本人还是那么一张讽刺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银时胸闷,赌气的扭过头,然后又觉得有点蠢,僵在那里。


“总之没人拦着你。”高杉的声音传来,“我去找找假发。”


说着,扭头向着反方向走去。


银时看着高杉的背影,突然有种追上去的冲动。追上去,拽住高杉吻他,然后向在梦里一样分开他的双腿,看他在自己身下绽放出称得上是妖艳的模样。


惟一的遗憾,就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梦就是梦,要是高杉真是那幅样子,银时估计的第一反应就是给假发一拳,看看他疼不疼。


银时扭头买了一串丸子,恶狠狠的发泄一样的咬了一口。


小摊的店主战战兢兢,不知道这个像是要砸场子的年轻人到底是想来干什么。


银时在街上晃悠到了月亮升起,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嘈杂声。


本着不看热闹白不看的原则,他扭头跑了过去。


他今天带了假发,倒是不担心什么。


很意外的,骚乱的中心居然是高杉。


高杉今天穿的衣服低调,年龄又不大,虽然冷峻,但倒是没有平时的杀气。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周围围了六七个高大的男人,正嘲讽似的开口。


“不会勾引了老大女人的就是你吧,看你细皮嫩肉的,要不然以身还债——”


银时几乎又被口水呛住。


这是从哪里来得倒霉流氓?


高杉喝着酒,不紧不慢的抬头,略瞟了周围的人一眼。


周围的人也感觉到面前这个少年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又不想输了场子,就更加虚张声势了起来。


高杉最后似乎终于是不耐烦了,放下酒杯,冷冷一句话。


“滚。”


银时咽了口口水。


高杉的气场太足。


他又想起那无数的梦境,几乎当场就兴奋起来。


在银时纠结的时候,高杉已经拔刀出鞘。


他用的是刀背,瞬间,对面的流氓就全部七零八落的倒在了地上。


高杉站起身,付了酒钱,就要离开。


在这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仔细一看,是幕府警察的人。


高杉微微皱眉。


警察冲了过来,看到他,愣了一下,随即出声:


“是这把刀,他就是高杉晋助!”


银时和高杉不约而同的做了个麻烦的表情。


没想到幕府想要通缉他们都想到了这个地步。


周围的路人纷纷避让,来人纷纷拔刀,把高杉围在中央。


银时没有动,继续在旁边观战。


这种情况下,他要出去帮忙,反而会招高杉生气。


高杉的身手很快,一刀一个,倒也没有下杀手。他的动作中带着某种充满了力量感却又无比优美的精悍,转身之间和服的袍角时不时的掀起来,带着某种潇洒。


但是很快,银时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警察似乎只是一个巧合,在阴影中,有大量的人影正在接近。


银时皱眉,一闪身,手扶在刀上。


是奈落。


到了这个地步,银时也不好在阴影里面纠结自己的事情,从后面转了出来。


高杉扭头看见他,挑了挑眉。


奈落围了上来。


两个人不想在城里碍手碍脚的恋战,向着城外的方向冲了出去。


在一个十字路口,银时和高杉对视一眼,一转身,分别向着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银时来到城外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的时候了。


他活动了活动身手,甩开了奈落,来到了城外的树林当中。


遇到人分头出城是他们的原则,但是这回之前没有说好,所以也不知道高杉跑到了哪里。


银时撇撇嘴,心情有点低落。


反正高杉甩掉奈落完全没问题,如果真的有兴致说不定还能再去玩儿一场——


似乎也不是再。


至少高杉刚才就是在一个人喝酒。


并且在被搭讪。


银时在那一瞬间有点混乱。


他四处看看,树林里很安静,人都集中在城内,奈落的人也没有追上来。


银时转身,三下两下爬到了树上,坐在粗壮的主干上,抬头看着头顶的月亮。


月光不是特别的明亮,却也不暗淡,正如他现在闪闪烁烁的感情,暧昧的挂在头顶。


银时想要吼两嗓子,却又不太清楚吼什么。


他用脚后跟烦躁的敲着树干,靠在树上,感受着风吹过来。


“高杉那个混蛋。”银时嘟嘟囔囔的靠在树上,“混蛋。”


他半闭着眼睛,靠在树干上过了一会儿,突然感到有什么的地方不对,睁开眼睛。


高杉站在树下,抱着刀看着他。


银时吓得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失声:


“你干什么啊!”


“你太迟钝了。”高杉讽刺,“还有,你不会除了混蛋之外的骂人的话吗?”


银时看着高杉的嘲讽嘴脸,颇有一种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他翻身从树上跳下来。


“怎么不回城?”高杉问。


“都是奈落怎么回去?”银时随口。


“那你那个快要爆掉的地方怎么办?”高杉问。


银时猛的抬起手,猛的一个树咚,把高杉困在了自己的胳膊和身后的树之间。


高杉抬眼看着银时。


银时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本能告诉他直接吻上去,但是对着高杉的双眼,理智又在踩刹车。


初次之外还能干什么?


总不能告白吧?


银时恶狠狠的看着高杉。


高杉刀抱在胸前,抬眼,坦然的看着银时。


银时被他探寻又带着两分了然的目光看的有点头皮发麻,无奈的放下手,一言不发的,转身向着树林的更深处走去。


“所以你不去找女人了?”高杉在后面问。


银时停下脚步,几乎要破口大骂,最后却有点颓然。


“找个屁。”他揪了根草,在嘴里嚼嚼,“我回去了。”


他走了出去。


莫名的心情有点沉重。


随即,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高杉跟了上来。


银时有点没好气:“干什么?”


不知道老子想干你吗。


知道了就滚远点。


啊,不对,你不知道。


妈的。


然而高杉抱着手,也不笑,也不怎么严肃,就是晃晃悠悠的,难得悠闲的走在他的旁边:


“不是你说的吗?回去了。”


回去了啊。


银时扭头看了一眼高杉的侧脸。


高杉抬头,抿唇不说话,看着月亮。


银时心里的那点憋闷突然就消失了。


他微微勾起一个笑容,也扭头看着月亮。


两个人一边一个抬着头,也不说话,也不对视,就那么踩着月光,并肩走了出去。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