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無CP】私塾紀事(高杉生賀)

紫淵:

遲到一天的生賀,總督大人生日快樂


----------------------------------------------------------------------------


溪水潺潺,頭頂的樹影婆娑。


「高杉,銀時,你們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他睜開眼,桂小太郎的縮小版就站在面前,雙手環胸瞪著他。


他坐在溪邊背靠著樹閉目養神,正午陽光自枝葉間空隙灑落在溪澗,泛起波光粼粼。


……怎麼回事?


看清周圍熟得不能再熟的景色,高杉愕然。


見他沒什麼反應,桂又補了句。「我說下午的課要開始了,你們兩個還不趕快回去!」


「哎呀假髮,這麼好的天氣上什麼課啊,我正在體會大自然要教導我的道理,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涼涼的聲音從頭頂飄下,高杉才發現消失的另一個人原來是在自己頭上。


「不是假髮,是桂!銀時,松陽老師說過你再蹺課就要把你種到土裡去。」


「嘖,煩死了假髮老媽,回去就回去。」


大概是忌憚松陽的拳頭,樹上的人嘖了一聲,俐落地從樹上一躍而下。


銀時拍拍白髮上的塵土,瞥了一眼還在發怔的高杉。「高杉君不走嗎?難道是被阿銀的英姿給迷住了?」


「並沒有。」高杉黑著臉起身。這傢伙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欠揍。「回去了。」


「高杉,你今天感覺怪怪的,發生什麼事了嗎?」銀時扛著刀自顧自走在前頭,桂走在一旁,歪頭打量著他。


「這你就不懂了假髮,體貼的男人這個時候應該選擇沈默的陪伴。」銀時的聲音遠遠的傳來,尾音上揚。「那個啦,高杉君肯定是便秘啦、便秘。」


「真的嗎高杉!這麼嚴重的事情你怎麼沒有讓我們知道!我回去馬上問老師看看有什麼辦法——」


「……坂田銀時,你想死嗎?」高杉深吸一口氣壓下怒火,然後決定再也不要跟那兩個白癡說話。


臨走前,高杉回頭望了眼溪水中自己的倒影。


完好的左眼靜靜回望著他。


 


輕柔嗓音緩緩講述著書上的內容,高杉不用回頭都知道銀時一定又窩在教室角落打盹,桂坐在一旁低頭專注抄寫,而他從開始上課到現在,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面前那抹印在腦中從未褪色的身影,不曾移開視線。


松下村塾外有一棵很大的櫻花樹,花季時密密麻麻的枝椏間開滿了花,層層疊疊的粉色花瓣鋪張開來能遮蔽從教室望出去的半邊天空。


有時候微風拂過,捲起漫天花雨,零星幾瓣隨著風勢飄進室內,正值貪玩年紀的學生早已無法集中注意力,各個都走神地望著外頭的景色發起呆來。


他記得好幾次松陽試圖喚回孩子注意力無果,自己索性跟著坐下來看著櫻花樹發呆,彎起的唇角弧度如此柔和。


 


他一直都記得清楚,因為從以前開始,他注視的始終都是同一個方向,不曾變過。


 


課堂結束後,銀時和桂溜到櫻花樹下並肩不知道在談論什麼,他頓了頓,走向在廊下休息的松陽。


松陽看見他靠近,微笑地拍拍身邊的空位。「晉助,怎麼了?又跟銀時吵架了?」


在松陽身邊坐下,他搖頭,目光落在遠處的二人身上,耳邊聽著松陽溫和的聲線。


「銀時有時候說話氣人,但是他沒有惡意。那孩子個性彆扭,帶回私塾到現在我也只看過他跟你和桂比較親近,有時候也挺煩惱的。」


松陽同樣凝視著遠處的二個孩子,眼神裡帶著笑意。


「今後的路上你們會遇到很多挫折與困境,也會面臨很多岔路需要做抉擇。老師不知道能陪你們多久,所以能有一起前進的夥伴是很幸福的。哪怕是打打鬧鬧地揮舞拳頭,還是為了不讓對方走上歪路而拔刀相向,只要三個人裡還有人沒倒下,就能繼續前進。」


看著桂側頭跟銀時說了幾句話,銀時踹了一腳沒踹到人,轉頭正對上他的視線,朝他翻了個白眼,高杉有些恍神。




他其實明白,他們都明白。


幾年以後為了奪回老師而加入攘夷戰爭,又因為失去老師而分道揚鑣的他們,說著不再是同伴、說著下次見面就要殺了對方,即使滿身鮮血、即便兵刃相向,他們還是沒有辦法掙脫開比夥伴更難斬斷的聯繫。


自顧自往不同方向走的他們,已經不是夥伴那麼天真的關係了。


 


「老師相信你們將來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武士道的。」松陽看了眼打在一塊的銀時和桂,嘴角上揚。「嘛,不過現在看起來也只是一群笨蛋而已。」


高杉抬頭望向松陽,午後的陽光被男人擋著,在那個溫潤如玉的身影周圍鑲了一圈光輝,面容背著光看不甚清,但高杉能夠感受到對方毫不保留的溫暖。


「松陽老師……」


對不起。


沒能把你從這個世界中奪回,也沒能遵守與你立下的約定。


我跟那傢伙都是,最不成材的弟子吧。


腦袋一沉,溫暖的觸感自頭頂蔓延,松陽伸手揉亂他一頭軟髮,笑得一如往常的燦爛。


「所以說,要好好跟對方相處哦。」


眼前熟悉的身影漸漸融化在刺目的陽光中,松陽的聲音也如蒙上一層紗般逐漸朦朧,最後他所聽見的話語帶著溫暖笑意,隨著揚起的風消散在飛舞的漫天花雨中。


「能教出你們這些不成材的學生,我很高興。」


 


醒來時頭頂似乎仍留有溫暖的觸感。


高杉坐起身,望了眼窗外依舊高掛著的月。


隨手拿過桌邊的殘酒,他凝視著酒盞倒影裡自己包著繃帶的左眼,勾起一彎弧度。


仰脖一口灌下,冰涼的酒液自口腔順著食道直衝而下,冷意擴散開來。


再也沒心情入睡,高杉倚在窗邊,隨手拿起三味線輕撥,不成調的音符在靜寂的夜裡顯得格格不入。


 


老師,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是一群笨蛋阿。




-完-

评论

热度(20)

  1. 糊你一脸桃花红紫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