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高】这位小姐,可以借用一下你的欧派吗

多谢大大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点梗第六弹。 @糊你一脸桃花红 女体化没恢复高杉被银时逮到了的小品一则。结果变成了不断的黄段子。是的我就是喜欢这个调调。


高杉的话,不是性感ver哦,大概是这种感觉



(来源百度无授权)




——————————————




银时觉得万齐有点可疑。


不是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是单纯的一种直觉。


白夜叉的直觉不会有错。


“晋助今天去和神威商讨事情了。”万齐淡淡,“有什么事情,在下可以代为转达。”


“也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来见一面的这种话自然是说不出来的,“有通讯吗?我还是亲自和他说吧。”


“可能正在会议中,所以——”


“喂喂,神威那家伙还会老老实实开会吗?”


“自然是夜兔其他人在开会。”


“夜兔开会他去干什么?”


“这一点在下是不知道了。总之,晋助今天是不在的。”


“好吧。”银时挥挥手,“知道了。”


“等他回来了,在下会让他联系你。”


“这就不必了。”银时扭头,“那我走了。”


银时走出了门。


银时拐了个弯。


银时敏捷的躲到了窗户下面,决定观察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自己觉得这么不对。


从一般来说,万齐得到的指示基本上是自己这边的事情最优先——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所以理论上不应该存在正在开会无法接通通讯的状况。


那么可能性就是,万齐不想让自己见到高杉。


或者,高杉单纯的现在不想见自己。


银时挑眉。


并不是说他对于高杉的秘密有什么兴趣,而是直觉告诉他,如果不深入挖掘,可能会错过什么。


他听到万齐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白夜叉刚才来过了。”


“解决方案还在找,凹凸教的人已经全部抓捕归案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恢复的药物没有起效。”


哦,原来如此。


凹凸教。


等等,凹凸教?


怎么这个名字这么熟。


银时突然回忆起了自己上一次见到哔——的时候。


恢复的药物没有起效?


那就是说——


那就是说——


那就是说!


坂田银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出去为好。”万齐的声音重新响起来,“我们会加快研究的。”


银时的头脑转的比平常快了起来。


高杉现在还在鬼兵队的驻地里。


那家伙现在不怎么能见人,最有可能的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没有被那家伙发现吧?”一个带着点慵懒意味的中性女声响了起来。


“在下觉得他怀疑了。”还不是你平常太过的有求必应了。


万齐腹诽着,一边淡然:“不过应该没有问题。”


这段对话银时当然没有听到。


他已经在前往高杉房间的路上。


躲过巡逻的人员很容易,再加上被发现了,也没有人会拦他,银时就一路大摇大摆的来到了高杉的房间。看着上面的指纹锁,他沉默了一秒钟。


在暴力破坏还是敲门之间犹豫了几秒钟,银时还是按下了通讯的按钮。


没有人接听。


“高杉——”银时提高嗓音,“不要别扭了——”


没有人回答。


“没什么大不了的——让我进来吧——”


没有人回答。


“我去告诉假发和辰马——”


门瞬间打开了。


一只手伸出来把他拉了进去,然后重重的关上门。


银时被摔在了地上。


“疼疼疼——不就是变成女人了吗,何必这么别……扭——”


银时抬起头,看着高杉,双眼有点发愣。


头发还是短发,比原来长一点,半边遮住眼睛,露出另外一只墨绿色的右眼,正冷冷看着自己。


“谁告诉你的?”


高杉穿着一袭紫金色的浴衣,领子开的很低,可以看见若隐若现的沟壑,不深不浅的在胸口。他的衣服下面分叉很大,没有穿鞋和袜子,露着小腿和半条大腿。眼睛变大了一点,眼尾带着点挑逗的上挑,小巧挺直的鼻梁,加上一双削薄的樱桃色嘴唇,满脸阴沉的看着银时。


嗯,满脸阴沉的美人。


银时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阴影,这导致他抬起头,第一句话就是。


“……高杉,你穿内裤了吗?”


然后就被一脚踹到了房间的另一头。


银时满头是血的爬起来,看着对面的人。


高杉的身材又缩水了一点,现在身高只将将到银时的肩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用这种身材那么暴力的发力的。


“那个,高高高杉君,我真的只是好奇啊。”银时摆手,“你看,那个,不穿的话,你这样岂不是下面凉飕飕的——”


——完蛋了我都在说些什么啊!


高杉白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再用暴力,没好气的坐下。


“万齐暴露了?”


“也没有。只不过我的直觉太好了。”银时干笑一声,走过去坐在高杉的对面。


“……不管看多少次,还真是神奇啊。”


高杉冷笑一声,翘起腿。他这么一翘,白皙的大腿又露了出来。高杉是小麦色的皮肤,但是女体化之后皮肤却很好,柔白光滑,一双大腿修长圆润,在浴衣的缝隙里晃来晃去。


银时沉默了片刻。


“高杉君,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不行。”


“和我来一发吧。”


“都说了不行了。”


“只进去一点点,真的,就在外面蹭蹭,不会把你的处〇膜捅——”


银时又飞了出去。


高杉冷笑的看着他。


“一律免谈。这么想和女人做的话,就给我找女人去。”


银时叹了口气:“我自然是更喜欢高杉君你的样子的,可是你也知道,生活需要新鲜感,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然你用腿或者用胸——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闭嘴。”


高杉捏住了银时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深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满意了?”


他的手指纤细了不少,眼角笑起来的时候微微上挑着。嘴唇很柔软,比平时少了几分侵略性,就是还带着淡淡的烟味。


银时起来站好。


“那个,再来一次?”


高杉挑挑眉,重新吻了上去。


然后才发现两个人的身高差很微妙。


他得抬头,银时得低头。


高杉刚要后退,被银时眼疾手快的按住腰按住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银时的吻莫名比刚才强势了不少,他低着头,搂住高杉的腰,唇舌交缠。高杉被他强制性的吻得有点喘不过气,女体化的身体不多不少正好让他的力气推不开银时,挺翘的前胸紧紧贴着银时的胸口,带来奇特的触感,只能任由他勾引着自己的唇舌,仿佛没完没了的吻了下去,直到脸上布满了红潮。


银时的手从浴衣的缝里滑进去,抚摸上高杉的大腿。


高杉用力的挣动了一下,终于稍微后退了一点。


银时看着他,手滑动了一下,微微一笑。


“高杉君,你湿——”


万齐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门和白夜叉一起飞出来的场面。


“晋助,本来想提醒你再注意一点的。”万齐低头看着濒死挣扎的银时,“看起来不用了。”


“啊。”高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去忙吧。”


“……需要叫人把门修好吗?”


“……先这样吧。”


银时爬起来,坚强道:“等等,万齐君,找人来修吧,我带着高杉出去转转。”


万齐一愣。


银时挥挥手:“就是这样,你可以找人去了。”


“银时,你给我滚回来!”高杉愠怒的声音。


万齐解读了一下,认为高杉没有否决,就径直离开去联系后勤部门了。


银时走回来,笑嘻嘻的看着高杉。


“高杉君,和你独处一室的话我情不自禁的就是有点蠢蠢欲动,要不然我们出去转转?”


“你回去也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高杉瞟了他一眼,“或者废了你也可以。”


银时轻笑,没有说什么,突然上前打横把高杉抱了起来。


高杉愣怔。


他的身体本来就轻,这一愣怔的结果,就是被银时真的抱了起来,手下意识的扶在他的肩膀上。


银时轻笑,看着高杉。


“这个样子还是自己走?”


高杉和银时对视了片刻,墨绿色的眼睛水汪汪的,那带着点挑逗的双眼形状毫无震慑力度。在银时刚要又一次吻上去的时候,高杉冷笑一声,一肘击打在银时的鼻梁上。


两管鼻血带着两条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银时捂着鼻子。“不要谋杀亲夫啊!”


高杉一翻身跳下来,把刀别在腰间,看了他一眼。


“你就那么想出去?”


银时直愣愣的看着高杉。


高杉顺着他的目光,发现自己的衣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


银时痛苦的捂着鼻子,鼻血流的更厉害了。


“算了,高杉君,你还是换件衣服吧。你这样,我也不放心带你出去——”


妥协的结果是最后高杉和银时两个人到了郊区去散步。


在高杉把衣服全部系紧以后。


两个人其实都挺喜欢江户的外围,有些有炊烟的村落里,总让人想起过去最美好的那段时光。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高杉有点别扭的走在路上,手下意识的扶在刀上。


银时无奈。


“不能放松一点吗?”


高杉冷冷看了他一眼,吐出一行字。


“杀人灭口。”


银时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伸出手放在他握刀的手,拿下来,十指交叉的握住,晃了晃。


“别用可爱的脸说这种话啊。”


高杉看他兴致高涨,就没有再说什么。


他和银时在街上走路的时候,从来都是两个人肩并肩各走各的,并不会这么亲密的走在一起。左边有一对情侣走过,也拉着手,轻快的说些什么。高杉看着他们走过去,脸上突然有点莫名的发热。


“高杉君。”银时低头笑笑,“你说,我们两个般配吗?”


高杉白了他一眼。


“自然是般配的。”银时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抬起手,轻轻吻了吻高杉的手背,“是不是?”


他的态度莫名的温和。


高杉冷笑:“你平常就是这么对女人的吗?”


银时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你吃醋了?”


“没有。”高杉板着脸,“就是看你很熟练,问一下而已。”


银时笑眼弯弯的看着他。


“我只是对你熟练而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高杉沉默下来,没有再说话。


平常他喜怒不形于色,但是这回白皙的耳朵倒是稍微染上了红晕。


银时没有点破,而是继续漫无目的的和高杉在田间的路上走着。


“啊,这不是银桑吗?”对面走过来了一个老婆婆。


高杉下意识要抽回手,被银时紧紧握住。


“藤田婆婆。”银时有礼貌的笑笑。


“这是——”老人笑了起来,“总算看到你有点着落了啊。怎么?终于要收心了?”


高杉在手上暗自加大力度。


“哪里。您别乱说。”银时表面上保持着笑容,“他……脸皮薄。”


高杉不好发作,垂眼沉默,如果是平常会给人一种难以揣测的冷淡,但是换成他现在女孩子的样子,反倒成了银时说话的佐证。


银时糊弄了两句,把婆婆送走,立刻呲牙咧嘴起来。


“高高高杉君!要断了!松手!”


高杉冷笑:“叫你玩儿。”


“我也没想到这里有熟人。”银时叹了口气,看着发红的手,“不过感觉好像还不错。”


高杉勾勾嘴角:“因为能够堂堂正正的?”


银时看了高杉一眼,轻笑:“你在想什么呢?”


高杉耸耸肩,没有回答。


这时候再说什么正常人的生活,再说什么家庭孩子的事情,未免太过扫兴。


虽然他得承认,偶尔来一次这种感觉——也许也不错。


银时似乎看出来了高杉的动摇,倾身在他的耳朵旁边。


“这时候要再尝试点别的,就更好了,不是吗?”


高杉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拳糊了上去。银时敏捷的躲过,抓住他的手腕,无奈道:


“我发现你在武力值下降的时候,反而愈发的暴力了。”


高杉冷笑:“你可以试一试我的武力值下没下降。”


银时干笑:“这种事情银桑我是知道的啊。想当时,那群变成男人的女人——”


他打了个冷颤,随即终于想起了正经事。


“你们已经抓住凹凸教的人了?”


“啊。”高杉淡淡,“不知道为什么再用就没有效果了。”


银时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如果你一直不变回来,银桑我岂不是要一直禁欲……”


高杉淡淡:“你的脑子里只有那种事情吗?”


“还有其他的事情,不过想来你也不会答应吧。”银时笑着回答。


高杉挑眉:“比如说?”


“比如说,什么时候和银桑撒撒娇,之类的?”银时轻笑,“比起这个,还是哔一发更合你的心意吧?”


高杉挑眉笑笑:“说的撒娇,是什么意思?”


他单手一挽银时的胳膊,靠在他身上,领口若隐若现。


“这个意思?”


银时一愣,反手搂住高杉。


“自然不是,不过这样也不错。”


两个人恰好走到一片树林里,树林上方月色如水,轻轻柔柔的碎成碎片照了进来。


银时在旁边坐下,高杉和他并肩坐下,看着面前的溪水。


“说起上回凹凸教的时候。”银时叹了口气,“你还算是运气好的,至少没有被一堆其他的人裹挟着……”


他说了一会儿,扭头看向高杉。


高杉靠在他的肩头睡着了。


想来突然发生变故,高杉一直在追查凹凸教,之后又出了药物失效的事情,用不熟悉的身体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有些累了的。


他扶着高杉躺下,扭头看向旁边人的侧脸,伸手描摹过嘴唇的形状。


高杉的睫毛长而浓密,静静地盖在眼睛上,时不时的颤动一下。


他的衣服因为动作而重新松开,露出脖颈和半截胸膛,弯曲的线条一路向下,胸前微微起伏着。


银时把手指放在他的锁骨上,摩挲了一下上面的肌肤,收回手,笑了笑。


“还是原本的样子看着顺眼。”


他靠在高杉的旁边,伸手抱住高杉软软的身体,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有了人。


抬头,高杉坐在水边抽着烟,赫然又是那个英俊不羁的男人。


银时揉了揉眼睛,笑了起来。


“看起来只是有点延迟啊。”


高杉扭头,赤着脚走过来,似笑非笑。


“怎么,很失望?”


银时伸手抚摸上他的小腿,分开下摆,吻了吻小麦色的皮肤。


“怎么可能。”


他顿了顿,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


“话说刚才那个样子不能随便射在里面啊。所以说,还是这个身体比较方便,不会——”


高杉的表情崩坏了一下,翻身把银时压在身下,咬牙切齿。


“本身就没有那个功能。”


“不不不那个功能是天生自带的高杉君不要想否认。”


“你说什么都晚了。”


银时笑了起来。


高杉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重新吻了下去。


“所以现在可以来一发了吧?”


“……你还真是啊。”


回答混在了风中,散漫在了树林里。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