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高】亲吻和死亡

研磨台里的猫:

为了向基友证明我不是一个只会挖坑不会填的人


干脆就写小段子吧(机智如我)


结果银高超字数了(๑•́ωก̀๑)




#银高#




烽火狼烟。




坂田银时背着高杉晋助,血从高杉的眼眶里流出来,顺着高杉的头发滴到他脸上。


他的双手还在颤抖,走的却很稳。




他又想起了魇魅的话。


“汝这沾满鲜血的身姿真可谓是恶鬼啊,汝要为了保护同胞而踏上修罗之路吗?但汝那双不祥的手,迟早会连同汝怀抱在臂弯的珍贵之物也捏至粉碎…那就是恶鬼所背负的罪业……无论是汝爱之人,还是汝恨之人,一切的一切都会被汝吞噬殆尽。最后独自一人留在这世界上永远地悲泣下去吧,白夜叉。”


而今他已经亲手砍下了恩师的头颅,也许未来还要亲手将刀插入高杉的心脏。


将背上的少年交给军医时,他眼神空荡,表情麻木。他几乎听不见旁边桂哭泣的声音,也忽略了帐篷里坂本的惊叫,他像是忘记了高杉还在受苦。




他只能看见松阳的头颅飞出去的样子,一帧一帧精细得连被砍断的发丝都看的清楚。然后是回过头,看见高杉那翡翠一样翠绿美丽的眼睛,随着鲜血和刀刃碎裂。




过去和现实一起涌上来将他吞没。




再也,回不去了。






面前是高杉的刀刃,高杉飞起的发丝和高杉唇角的笑,身体里战斗的本能太快让他看不清高杉的眼睛。


他们从小就打个不停。男人大概总会对和自己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的人格外宽容。哪怕是为了松阳的愿望、为了自己的武士道、为了守护他的灵魂,而杀死恩师。




他听见高杉说。


“我左眼里封存的最后的画面,是你哭泣的脸。”




原来如此。




高杉可以和坂本合作,也可以和桂聊天。


却唯独憎恨他。




他剑所能触及的地方即为他的国家。


可无论如何,高杉永远处在他的对面向他厮杀。


他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将刀穿透高杉的身体,才能将他纳入他的管辖。




他曾与高杉擦肩而过。像是怕兑现红樱那时说的话,他不敢多看一眼。终于忍不住回头时,早已没了身影。


他不知道高杉去了哪。




高杉站在歌舞伎町的小巷子里。


他戴着巨大的蓑帽,咬着烟杆,可在这混乱繁华的恶鬼之街却并没有多显眼。


他抬头注视着万事屋的方向。


万事屋的灯光温暖昏黄。在这万家灯火里,坂田银时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盏。


白夜叉已经有了新的同伴。


孤独飘荡的食尸鬼也找到了归处。




那弑师的罪名坂田银时已经背负了太久。


而沉重的过去就让他都忘了吧,他痛苦的够久了,剩下的仇恨,无尽的毁灭杀戮,深重的罪业,就让自己承担吧。谁让他坂田银时是高杉晋助这只野猫最后的栖息之所。






很久很久之前,他们还只是攘夷志士的小头领。


怀着救出老师的决心,怀着对国家的壮志,对未来的满腔热血豪情。


张扬少年,鲜衣怒马,挥斥方遒。




讨厌撩闲的天然卷被一顶假发挥拳打飞,砸在了旁边看戏的紫毛上。


坂田银时压下来时两人的嘴唇狠狠地磕在了一起。


高杉晋助没有反应过来。


而坂田银时也没有动。




风从不远处吹来战场上的血腥,合着春天里泥土的味道。






那是他们一生中唯一的一个亲吻。










(不想插刀了,就感谢桂姬吧。(其实是该插的刀都插在正文里了(//∇//)))







评论

热度(23)

  1. 糊你一脸桃花红研墨台里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