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高银/银高无差】夏日祭典03

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FBI WARNING


·狗血失忆十岁高杉!(←身体年龄不变)


·时间在大家打完虚之后,假装大家能和平共处的样子。


·年龄虚构,我不管他们就是没上三十……


 


其三-匆匆春将归


(匆匆春将归,鸟啼鱼落泪。——松尾芭蕉)


 


在我们开始这个故事之前,我得先说一下,女高中生实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生物。女人本来就有着某种丰富过头的想象力,而大部分女高中生则处在一个微妙的年龄:她们的知识水平和接受能力普遍高于初中小学生,而天真美好的幻想能力尚未遭到社会残酷现实的打击和禁锢,特别在感情方面可能具有一种特别的敏锐——或者说冲动,这让她们中的一部分人甚至具有愚蠢到不可思议的自作多情的善良。


 


今天在路上遇到小混混的女高中生,很不幸的,又或者说非常荣幸的,就是这一类人。她站在那里看那个白毛和紫毛吵架看了很久了,一开始还有点担心那个小混混有没有被打死呢。那个紫毛稍微对自己表示了一下关心——啊,脸长得好看,要不是他转头就跟白毛杠上了那白毛还很不爽地看着自己,她几乎要以为这是什么英雄救美的情节了。可恶好气啊,给里给气的先举报了再说。她拿着那个双球甜筒,看那个白毛处处针对那个紫毛,还是很不爽。


 


毕竟是被人救了,就帮他们解开误会吧。不,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都是善良正义的公民应该做的。这两个蠢家伙感情明明很好吧。


 


于是女高中生晴子突然一步迈出,拦在了两个人之间。她恳切地对银时说:


 


“我说啊,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之前有过有什么矛盾,今天我得救是真的托了后面这个小哥的福,请你不要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他。——啊,如果你有别的什么误会的话也请放下,我们真的是偶然遇上的。”


 


“什么误会?”银时觉得自己跟不上现在的高中生的思路,脱口而出。晴子的脸腾地红了,高杉瞪了他一眼。银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觉得自己很无辜,因为自己真的没有暗示这个女孩做什么交易的意思啊。没想到,他刚要开口解释,晴子抢在前面支支吾吾地说了:


 


“哎呀,就是……如果你们是那种关系的话,啊,我是不反对那种事情的,总之,我不会成为你们之间的阻碍的。”


 


“什、什么?”银时觉得她的思想可能有某种危险的东西在里面,他没敢深思,高杉在站在她背后一脸迷茫呢——很好,他已经确信这个高杉有问题了。


 


晴子这回真的急了,跺了跺脚,不好意思开口。她转了半天,说起话来还是不清不楚的:


 


“哎呀,就是,你不要误会了嘛。”


 


“我没有。”银时忿忿地说。他看高杉不爽又不是因为这种事情——他跟晴子还是不在一个频道上——,而这件事情也不会在他这里给高杉刷什么好感度。


 


“这样就好。”晴子舒了口气,高高兴兴抬起头来,“那你们就可以和好啦。”


 


“谁要跟他和好啦!”高杉这回终于接上了话头,跟银时异口同声地叫到。他之前没跟上话题,一直在跟又子和万齐眼神交流——什么卵用都没有。


 


“那你说什么没有误会,明明就是有吧!还做男人呢,真不坦率!”


 


“什、你怎么讲这种话?”银时急得要跟她吵起来。这时候他看到高杉朝自己眨了眨眼睛,又往小姑娘那里偏了偏脑袋——他明白过来他们当务之急是把这个小姑娘打发走,然后才能好好把事情厘清。于是他又挠了挠头——他一烦就忍不住挠那头乱毛,跟高杉这种家伙待在一起他总觉得自己中年谢顶的噩梦会提早到来。


 


“好吧。”银时嘟囔着,不情愿地看向高杉,“那我们和好吧。”


 


高杉说:“哦。”万齐突然推了他一把,跟他比了个拇指,又子突然懵逼,晴子走到了一边给他让出了位——哦哦,这个情势很明显嘛!十岁的小孩也知道这三个人(也许除了又子)是什么意思,这回这几个伙伴很靠谱嘛。


 


于是他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抱住了银时。晴子“嗯嗯”点点头,说:


 


“这样就好,虽然我觉得误会的那个人才应该先道歉。以后不要这样啦,你们的情况本来就挺困难的……唉。祝你们幸福,再见!”


 


“谢谢你,再见!”高杉只听明白了一部分话,就拣了那部分来回答,脑袋搭在银时僵硬的颈窝里笑眯眯地打发她走。她一边回头说着“我才应该谢谢你”之类的,往巷子外面走远了。


 


他立刻推开了僵直在原地的银时,拍拍身上的衣服,退回去小声地问万齐:


 


“那个小姑娘说了那么多到底什么意思啊?”


 


万齐和又子对视一眼,又子心领神会,突然绕到银时背后捂住了他的嘴。银时在那边踢蹬着脚挣扎,他这种时候还算是挺绅士的,不会真的对又子动粗什么的。万齐就拉着开始看戏的高杉解释:


 


“是这样的,你也发现了现在你和银时在吵架吧?”


 


“我们一直都在吵架啊。”高杉无所谓地耸耸肩,开始玩万齐带着的刀,拔出来按回去拔出来按回去,还用食指指腹在刀刃上按来按去。


 


万齐咽了口口水,先祈祷了一下高杉恢复之后不要打死自己,然后开口说:


 


“这个不太一样。你们这次其实吵得有点大……”


 


“刚刚不是算和好了嘛,虽然感觉怪恶心的,这次就算了吧,下次再打好了。”高杉开始翻口袋玩。


 


“不,你可能没听懂刚刚那位小姐说的话。”万齐冷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严肃脸让高杉也严肃了起来,万齐继续说,“是这样的,现在过了快有二十年了,你们的关系有点变化……”


 


“哦。那是什么?”


 


“是这样的,你们交往了好几年了。”


 


“哦。”


 


“你他妈的说什么?!”


 


高杉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开始玩万齐的三味线,按到个开关把藏在里面的刀按出来了,一下子就开心了。银时和又子同时吓了一跳,银时扑上来就揪着万齐的衣领要揍他,高杉抓着三味线把万齐往另一边扯。银时叫着“你脑子坏掉了吧清醒一点好吗朋友”摇着万齐的脑袋,转过头问高杉:


 


“什么快有二十年?你解释一下啊高杉!”


 


“哦,他们没跟你说……其实我也不想说的,不过现在没办法啦。”高杉双手一摊,露出了一个坏笑,好像身处一个大麻烦里的只有银时,没有他自己,他只是一个无良的吃瓜群众,“我好像失忆了,现在只有十岁。”


 


“你这什么中二设定!”银时想也不想地开始喷他,“你以为我会信吗?不对,你应该不是失忆,只是脑子坏掉了吧?!要不要阿银我再帮你修一次?”


 


“我说过了嘛,万齐。”高杉拍拍万齐的脑袋,一点都没有要去搭救他的意思,笑着说,“找银时没什么用处的,还是等松阳回来吧。”


 


银时这回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放开了万齐,仔细打量起高杉来:他头上缠着的绷带换成了一个黑色眼罩,上面还印了个One Piece的骷髅头,那个图案被一层头发遮住了大半,要不是看了十多年Jump银时根本不想相信那个是One Piece,路飞要哭的好吗?他也没穿这几年一直在穿的那些花里胡哨的和服,衬衫的下摆露在外面,银时相信他脚下蹬着的那双褐色小皮靴加了增高,这西装裤包着的腿有点好看——不,不是这个,——等等,那件风衣是不是有点眼熟?妈的那不是阿银我在哪个OP里穿过的攘夷战争时候的?怎么把头低下了……对,他这是在……


 


太阳将房屋的影子投在地上,将巷子斜斜地割成了明暗两块。高杉低头对着那两块颜色,阳光给他的脑袋打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头发垂下来挡住了他的表情,银时只能看出来高杉愈发地白了。可能是太阳光线的缘故,该死的资本家。银时跟着高杉低下了头,看了好一会儿没找到东西,忍不住问他:


 


“你在看什么?”


 


“哈哈哈哈我没在看什么啊你居然上当了哈哈哈哈……”高杉立刻抬起头来指着他哈哈大笑,银时气炸。高杉还说:“银时你快三十岁了还这么傻啊,那我就放心了哈哈哈哈……”


 


银时万万没想到高杉居然这么快接受了万齐丢给他的设定——或者说忘了——就自顾自玩起来了。他有点相信高杉说的“失忆”了,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十岁不能再多了。


 


反正没有开玩笑这个可能性,银时有点不是滋味地想,高杉根本不可能为了开玩笑来找他,更不可能在和他开的玩笑里加上松阳。他转过去拉着万齐走远了一点,躲在个小角落里小声问他:


 


“我信,我信了,但是你们想让我怎样啊?”


 


万齐微微笑了一下:“我们希望白夜叉能够帮助我们让晋助恢复。”


 


“恢复什么?中二病吗?”银时紧张地跺着脚,有点激动地指着万齐的鼻子,“你们搞出来的事情自己解决啦!还有你得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这样骗他啊,小心我去PTA告你成人失格哦?!”


 


“我又没有叫你带孩子,晋助有我们带着。“万齐平静地说,“我们只是会暂时在江户逗留一阵子,如果遇上了也没办法……”


 


“那有什么区别!你们哪次来不是来找我麻烦的?”


 


“那是之前了,现在我们没什么事情要干。何况我们之前的目的也只是推翻幕府,无论找真选组还是夜右卫门的麻烦,都是你自己来蹚浑水的,白夜叉。”


 


“什么叫‘只是’?!你们恐怖分子的内心根本就没有悔改过吧?!”银时压着嗓子冲万齐的耳朵喊了起来,“况且那样跟直接来找我麻烦有什么区别?还不如一开始就来找我呢混账!”


 


万齐愣住了。他觉得银时说的很有道理,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结合一下刚刚高杉那个冷淡的反应,等等?!


 


“既然这样的话,”万齐艰难地开口,他本来只是想找个借口让高杉乖乖跟着银时跟几天,好好恢复,没想到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击——他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两个人不是基佬的错觉的——,“还是由你来带晋助吧。啊,当然我们会跟着……”


 


“我没有要答应!你是不是也误会了什么?”银时几乎要急吐血了,一瞬间他觉得身上之前被高杉用刀捅过用拳头砸过用脚踹过的地方齐齐疼了起来,“我可不想跟他混在一起,会折寿的好吗?”


 


银时把万齐怼在墙角跟他扯皮,万齐虽然被逼得踮脚挺胸收腹缩在墙壁上了,还是没有退让的意思。银时正在考虑把这三个人打昏扔在这里自己偷偷跑路的可行性。


 


这时候巷子的另一头来了人。银时闻味道就知道又是一个麻烦家伙——那股兴奋的杀气叫垃圾桶里的野猫都跑光了好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老板?”


 


冲田总悟吹着口香糖泡泡,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边走过来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在某一个距离他停了下来,目光从银时脸上移到了万齐脸上,又很快注意到了在巷子另一头有说有笑的高杉和又子。他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掏出了手铐,一把铐住了银时——


 


他迅速地拔刀撤步,刚刚所站的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碎砖碎瓦飞得到处都是。他惊愕又兴奋地睁开眼睛,越过架在一起的两把刀看到了高杉晋助杀气腾腾的脸。冲田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的时候又撤了一步,一击突刺角度刁钻地往高杉脖子上走去;高杉却比他更快,或者准确来说应当是凶狠地,矮身躲过了那一击,单手撑地,一脚狠狠地踢中了冲田拿刀的手。


 


菊一文字应声而落,然而要是冲田再快一点,或者高杉再慢一点,高杉的脑袋就不在脖子上了——那时候冲田已经反手将剑往下劈去了。


 


高杉踩住菊一文字,把它捞进了自己手里。他用菊一文字指着冲田,用另一把刀砍掉了银时的手铐。整件事情发生得太快,万齐根本没注意到高杉什么时候掠过他身边、又从他的琴里抽出那把刀的,而高杉到现在也还没有回头,只是紧张又杀气十足地盯着冲田。


 


冲田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高杉什么毛病。他就开个玩笑……高杉不是不知道吧?现在他的神情像一只被抢了一麻袋鱼干的猫,搞得冲田没有一点点防备,措手不及狼狈得连刀都给人抢了。


 


他揉了揉手腕,说:


 


“什么嘛……我还以为老板你政治觉悟这么高,带着他们都来自首了咧。”


 


银时走上前来按住了高杉,要把菊一文字拿走,拔了半天高杉不松手,两个人相互凶狠地瞪视了好一会儿,高杉才勉强给他拿走了。银时捏着刀身把刀柄递给冲田:


 


“不好意思啊,冲田君,我也刚刚才遇到他们……这家伙脑子出了点问题。”


 


“你脑子才有问题!”高杉马上骂回去。


 


“闭嘴,十岁小鬼!”银时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两个人立刻又掐在了一起。银时一边用右手掐高杉的脸用左手掰开高杉抓在自己脸上的手,一边艰难地跟冲田解释:“这家伙失忆了现在只有十岁……”


 


冲田把刀插回刀鞘里,揉着手腕来回打量着小学生一样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说:“好了,老板,我现在要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


 


“我干了什么?”


 


“你是警察?”


 


银时和高杉同时停下了动作叫到。冲田歪头问道:


 


“……你不是为这个报警的,高杉失忆?”


 


银时翻了个白眼。高杉转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所以……你是警察?啊,不好意思,因为你看起来很年轻……不,这是赞美的意思。”


 


“你比我年轻的时候还带人打仗呢。”冲田跟着翻了个白眼吐槽道,“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高杉眨眨眼睛,自觉地举起了手,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啊,抱歉,是我叫人报的警,一个刚刚路过巷子的小姐姐……”说着他又指了指边上那个垃圾桶,“那个混混刚刚尾行并且企图抢劫一个女高中生。”


 


这回轮到银时和万齐、又子站在一起,连带着一脸正直善良的高杉,一起饶有兴致地看着冲田目瞪口呆的表情了。


 


——TBC——


 


我的脑子有毒不知道为什么写得我好想笑啊……感觉OOC得仿佛一群神经病2333虽然我喜欢银魂就喜欢这帮人的神经病……但是神经病高杉2333我可能不是为了产糖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神经病高杉的私欲……


唉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可能我这种原核细菌比较容易变异吧,我去造个别的刀冷静一下(不是这篇,这个我要神经病到底hhh)

评论

热度(19)

  1. 糊你一脸桃花红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