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魂/银高】三块小甜饼

凛峸:

我 我只是在群里爆炸


我我我忽然发现日常很好写很好写啊其实!!!


5 520快乐!!


万齐生日快乐!!!!



#做饭轮序表#


 


你应该选择一个更合适的方式。


志村新八打开万事屋的大门,三秒后他就把门火速地甩上。


门里的人不约而同停下了动作,没过一秒,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叮铃哐啷。


新八靠着脆弱的纸门,剧烈地喘着粗气。


——开什么玩笑!


——高,高杉先生???


——而且还定下来了轮值表?!!!


他惊讶得几乎眼镜都要从鼻子上滑下来了,可他的鼻子一点也不平——这不是重点!怎么回事,今天本来是他来负责万事屋的早中晚饭的,可挂在门口跟日历,跟结野主播的手办挨在一起的那个轮值表上明晃晃的写的就是高杉先生的名字!


怎么办,现在进去打个哈哈说其实是我的轮值今天就由我来负责就好了——会死掉的吧!绝对会被一刀砍掉鼻子的!那个并不塌的鼻子!!


志村新八觉得自己冷汗都要冒出来了。他摸了摸鼻尖,忽然脊背一阵发凉!他缓慢回头,看见自己脸旁边是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反应太过激了,”高杉抱着胳膊靠在柜门上,边上是任劳任怨的坂田银时正在切菜,“瞧把他吓得。”


“到底那把刀是谁扔出去的,”银时抬起死鱼眼没精神地瞧了高杉一眼,罪魁祸首正笑得邪恶。他没来由地一阵恶寒:“轮值表这种东西不是订好了吗,到了坂田家的地盘就给我好好遵守规则,高杉家的大少爷。”


“那现在这块地盘就可以改名为高杉家的了。”


“什么?别以为自己是直发的大少爷就可以为所欲为啊高杉君。”


“呵,太天真了啊,银时。”高杉扭过头,眼底是深深的轻蔑,“你欠的那两个月的房租,我可以现在就替你付清。”


“... ...”


“还可以顺带预付后两年的房租。”


他咧起了更大的笑容。高杉看着银时放下了菜刀,手重重地撑到了砧板上,他觉得这笔交易算是成功了。


 


“你应该选择一个更合适的方式。”桂放下荞麦面,冷静地说,“高杉并不是一个薄脸皮的人,你直接进去表明自己的态度是没有关系的新八君。”


“... ...可是,那个,”新八绞着手指,“高杉先生,他... ...呃,我是说,真的没有问题吗?”


桂呼噜噜地吸光一整碗面,抬手叫几松结账:“我觉得,你呆在外面,反而受罪的是银时。”


“... ...啊,啊咧?”


“可能今天的万事屋就要易主了。”


“咚哒凯?!!!”新八夸张地踢倒了桌子。


不,怎么会这样,他们的老板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高杉先生制服了?那可是喊着“能杀他和保护他的只有我”的坂田银时啊,可是披靡战场的白夜叉啊!虽然高杉先生也是鬼兵队的总督大人,但是这种事情——


桂摇了摇手指,意味深长。伊丽莎白拍了他一板子,把人的脸拍进汤里,举起了牌子“——房租。”


志村新八瞬间黑了脸。


 


“混蛋天然卷你再打柏青哥我就让你好看!!”


他气宇轩昂地一脚踹翻了万事屋的大门,然而却看见自家的老大正在... ...


坂田银时一把拽开高杉,新八清楚地看见自家老大红了耳根。


“... ...银桑,你们在干什么?”


高杉笑得意味不明,银时站在原地直跳脚。新八冷漠地看着自家老大原地蹦达了几圈而高杉先生面色仍旧不改,他冷漠地开口:“银桑,明天我想请假——啊,带着小神乐一起吧。”


最好不过了,快走吧新八君。银时碎碎念。他回过头看着笑的得意的高杉,死死咬着牙,果然小矮子还是不能放过啊,少爷这种东西,只有折断了他的脊椎才能安分一些吧。


他送走了新八,站在门廊前,恶狠狠地撕下了做饭轮值表。


“银时,”高杉开口了,“这种东西,在干那种事情的时候定下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是啊,完全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下次就不要让你有精力分心想这种有的没的的事情好了。


 


“银桑,我和小神乐想请一周的假。”


 


 


#跳槽#


“所以你是说,你家里的小鬼想跳槽到我这里来?”高杉挑了挑眉。


“是啊,新八想要窃取你们鬼兵队的机密。为了打消他这个念头于是我也跟过来了。”


你就瞎扯吧,白夜叉。万齐端着饭碗站在门口,新八君只是想从在下这里获取阿通的第一手情报还有打折门票而已。


他站在门口又算了一笔,想了想鬼兵队的开销又要莫名多出一支,他的内心忽然是一阵绞痛。


 


所以说... ...这是怎么回事。


自从自己跟自家老大交代了想要跳槽的这一意愿,银桑就变得很不对劲啊。前些日子还去万事屋报道的时候起的一天比一天早,最后直接在椅子上睡了一晚啊这人。到底在担心什么,怕我横刀夺爱吗银桑?不,高杉先生才不会在意我,总督大人怎么会在意一个卑微如虫蚁的一个小卒——


高杉先生走过来了。


不,银桑,不要这么看着我,高杉先生只是有点事情想要问问跳槽人员而已。志村新八感觉自己的冷汗都要淌满全身了,拜托了,银桑,把你那炽热如火的目光收起来,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个打算!


高杉摸出烟管吸了一口烟:“... ...”


剑拔弩张!感觉自己只要说出一句话,不,一个字就会被千刀万剐啊!!


“你是为了鬼兵队的机密才来的?”高杉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咳了几声继续问,“关于什么?神威食量所带来的开销,还是武市每天上街头宣传反对《大江户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的次数?”


他明显看见了高杉先生轻蔑地回头一笑啊!还有银桑忍笑的脸啊!!搞什么啊,你们两个,其实是故意逗我玩的吗?其实就是试探我吧,约好的打算把我赶回万事屋的吧——我绝对不会回去的,再也不想被催房租了,真正的男人应该要干大事!


干大事?银桑的眼神扫过来了!这,这分明就是在说这种乐高积木砌成的队伍哪里有万事屋半分钱好,还不赶紧乖乖回万事屋来——


干大事?高杉先生的眼神也扫过来了!这,这分明就是在说被催房租没前途,真正成熟的男人就应该留在鬼兵队!


... ...什么啊,其实这两个人就是在对着来啊。志村新八擦了擦脸,眼神在空中交汇,噼里啪啦,简直都能听见打仗时的那股炮火声了。


“才不是对着来呢。”


“——万齐先生?!”


“晋助和白夜叉... ...”河上万齐托着下巴,想了半天这么说,“不,其实是两个女高中生啊。”


... ...什么,原来万齐先生也会开这种好玩的玩笑话的吗?新八觉得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为什么偏偏要说女高中生,等等,桥豆麻袋... ...


原来,原来女高中生是这个意思啊!新八一瞬间是醍醐灌顶。两个相互交好的女高中生,却彼此看不顺眼,以在每一场游戏获胜并取笑对方为乐趣——你们两个到底在互相扭捏个什么啊,原来我就是个跳板吗,给你们两位调情的跳板吗,想让我留下来留下来就是了,银桑你到底在别扭什么,想跟我一起来鬼兵队就直说——不就是想见高杉先生吗。


看着自家老大死皮赖脸地打算按在鬼兵队不动了,志村新八觉得自己跳槽这件事情也算是结了。


 


 


#一起逛街#


鬼之副长出门买蛋黄酱的时候遇见了前激进分子和前万事屋老板。他叼着烟,一脸无奈地被人喊多串,还被迫听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吵架。


“今天买了三瓶养乐多啊高杉君,我还以为你每天都要喝一排的。”


“呵,今天买了三瓶草莓牛奶,家里那些快过期的喝完了么?还真是浪费啊,银时。”


“浪费的是你啊高杉君,明明个子不高还非要穿和银桑我一码的衣服。”


“浪费的是你,你那头天然卷白白梳坏了鬼兵队三把梳子。”


“有一头飘逸的直发了不起么高杉君?鬼兵队里明明人人都是直发却还要奇装异服,你那个朋克君白白用掉了不少发胶吧?”


“哼,你那个小姑娘吃掉了不少口粮吧,还摔了不少电饭煲?”


“神威吃的可比神乐多多了。”


“你的那只野兽吃的可不比他少多少。”


“喂,我说你们... ...”


“闭嘴。”


“... ...”


“高杉君才是奢侈啊,明明一卷绷带可以用很久,却非要每天都换。每天早上洗脸往上一撸就可以别住刘海*却非要用个小草莓夹子夹住,真丢脸啊高杉君。”


“真可悲啊银时,早餐连个鸡蛋都匀不出来,只能和自己的员工一起早上吃牙膏,晚上一起吃狗粮,万事屋的伙食就那么嗑瘆吗?”


“怎么,少爷生活了不起吗?多串你说,像这种不法分子偷税落税的,你们税金小偷怎么处置?”


“我——你说谁是税金小偷啊!是正统的政府机关你这混蛋——”


“幕府的走狗连这些问题都答不出来吗?那像这种乱糟糟的天然卷乱民按照民法又要如何处置呢?”


“... ...谁是幕府的走狗啊!还有为什么要特地强调乱糟糟的天然卷——”


“哈,其实你就是在针对我吧高杉君。真可怜啊,口才身高拼不过别人就想着寻求警察的帮助了吗?你这样子还算是个合格的倒幕分子吗?”


“天然卷你就这么在警察面前说这些话——”


“其实比不过我的是你吧,安逸享乐,与警察交好,昔日的白夜叉竟然堕落到如此地步。在你的安乐乡里睡的还踏实吗,银时?”


“喂你这是瞧不起警察吗——”


“闭嘴,蛋黄酱星人。”


“闭嘴,幕府的渣滓。”


“... ...你们一个两个混蛋都给老子去切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土方先生还是快去死吧!副长的位置就让我来坐好了!”


“——全部去切腹!!切腹!!!”
*借梗

评论

热度(31)

  1. 糊你一脸桃花红凛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