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高/高银无差】夏日祭典04

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FBI WARNING
·狗血失忆十岁高杉!(←身体年龄不变)
·时间在大家打完虚之后,假装大家能和平共处的样子。


其四-章鱼在陶罐


 


冲田总悟直接带走了犯人,没有找他们的麻烦,这让银时心里发毛,冲田可从来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家伙。鬼兵队的那三个人靠在墙上,各怀心事的样子——虽然说高杉现在的脑子只有十岁,银时也还是不敢揣测他在想些什么。他的年纪离小孩已经太远了,他十岁的时候是怎么跟高杉玩在一起的?


 


高杉真正十岁的时候也会这样,但跟现在还是不太一样的,不是因为身体上的原因,也许是自己的想法的原因。如果是因为高杉的缘故他们吵了架——这种事情很少,一般错都是两人一半一半——,两个人很长时间不互相搭理之后,高杉会挑个没有其他学生的时候,突然堵在他面前,就靠在墙上不说话,也不让他过去。然后两个人踢踢打打一阵,还能一起爬树玩。


 


那个时候的“很长时间”,最长也就半天。和现在大不相同了……银时又挠了挠头发,看见高杉自个儿在那里玩刀,像杂耍一样,单刀在他手里飞上飞下,光影闪动,他的脸上带着小孩子才会有的骄傲和自信,又子看得很开心,不知道是在看刀还是看脸——八成是脸吧。但是银时此前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高杉,他印象里的高杉大多数时候都摆着一张臭脸,就算高兴也不会是给他看的。


 


万恶之源河上万齐突然起身,跟又子说:“我们应该去真选组那边报备一下。”


 


说话声音挺大的,银时知道他是说给自己听的。他说:


 


“你们可别想逃,我没有对高杉负责的义务,等你们一走我就把他卖了哦?”


 


万齐一把拉住要去揍银时的又子,说:“又不差这一次,况且晋助现在还不习惯这副身体,刚刚那个小混混可是差点被打死呢……还有你现在怎么说也和晋助‘交往’了好几年了。”


 


“喂!你不要乱讲话,什么好几年?!”


 


“我觉得可以从攘夷战争时期开始算。”


 


“你不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吗!喂,高杉!”银时要气死了,他倏地转过头叫高杉,“你想想啊,先不说性别,按我们两个的关系有可能交往吗?!”


 


高杉抿着嘴唇看着他。银时发现这个高杉可能有点难过,皱着眉头,眼睛在看别的地方,就有点不知所措——不,对着这张脸这个块头阿银我可不会产生负罪感,换成小一点的也一样,这可是高杉啊!可恶这家伙该不会把万齐的鬼话当真了……?


 


高杉舔了舔嘴唇,那只绿眼睛猛地撞上了银时游移的目光。他说:


 


“我也觉得不会,但是万齐和又子说话总比你靠谱。”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一声,“既然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就会接受现实。”


 


“你不要接受啊!不对这根本不是现实!”银时“啊啊啊”地嘟哝着移开了目光,然而高杉还在看着他,让他感到浑身紧张。


 


已经是下午四点了,银时偏着脑袋想,该回去给神乐做饭了,虽然新八也能处理……不,新八不能处理,今天新八必须不能。他这么想着,往后退了一步,高杉突然伸手拉住了他,并把他往自己那边扯了一把。银时晃了晃身子,差点磕到高杉身上。高杉眼睛都不抬,说:


 


“井盖没了。”


 


银时回头一看,一个没盖的窨井。原本那个窨井不在正常人会走的那部分道路上,他刚刚是准备从万齐和又子边上挤过去,才差点一脚踩进去的。他又回过头来,高杉皱着眉,这回不是刚才那种幻觉般的难过的表情,而换成了一种纠结迷茫的意味。


 


要是真的纠结迷茫的话,放弃不就好了?你之前放弃过多少次了?银时很想这么质问高杉,但想了想,他就明白过来只有自己没有这个资格“质问”高杉那种话。何况这个高杉才十岁,他在那时候已经很讨厌了,告诉他他以后会变成更讨人厌的家伙岂不是成人失格。


 


“我要回家做饭了,还有人等着我呢。”


 


银时和高杉对面站着,眼神游移着错开,就那么站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了几个字。他已经很久没有跟高杉说些正常的话了——除了关于国家、战争、和平、种族、仇恨、原谅那种可怕的东西的,像这句话一样温馨平和的话。好像他们是街坊邻居,在路上遇到,自然地寒暄了几句。他们别扭了快有二十年——银时想起来,他们有哪怕一次和平自然地相处过嘛?


 


银时说完就往巷口迈步,高杉转过身子给他让出了路。


 


“我还会来找你的。”


 


银时没有回头,他差一点就这么做了。高杉说这句话的语气,他从来没有听到过。


 


不,也许他听到过。但是他记得那似乎是说给一个私塾里的女同学听的,高杉在一次祭典上帮她照看过店铺。现在,银时不记得那个女生的相貌,也不记得高杉究竟说了什么,只记得高杉严肃又紧张地坐在柜台前的样子,他对顾客们露出来的笑从来不给他看。


 


……还是不对,高杉刚刚就有那么笑,只不过是被这张成年人的脸所扭曲了。他的潜意识里甚至没有相信那是成年后的高杉,因为那个笑容里没有带一点狠毒或痛苦的意味。


 


尽管脑子一团混乱,银时还是顺利地回到了万事屋。他路上去超市买了点蔬菜和牛奶,没什么和路上熟人唠嗑的心情,但只是这样回家的时候太阳也已经半沉在天际了。小玉正在酒馆前面洒水,太阳把她的脸照得红扑扑的,像羞怯的人类女孩,但是她面无表情。她发现他来了,就跟他打了声招呼。


 


“银时先生,晚上好。志村先生和神乐小姐要我转告您,他们今天晚上在志村道场过夜,明天上午才会回来。”


 


“哈?!”银时啧了一声,忍住了没去挠头发, “……好吧,谢谢你啦,小玉。……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这么说着,他上楼把刚买的蔬菜牛奶扔进了冰箱里,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觉得今天过得很累。但是他想起高杉说的“我还会来找你的”,就还是挣扎着从沙发上爬了下来,去玄关穿了鞋出门了。


 


暂且去吉原的小姐姐们那儿躲一躲吧。


 


银时揉了揉太阳穴,还没喝酒,就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暮色中。


 


另一边,来岛又子趁高杉坐在书店里看书,把万齐揪出去骂了一顿。万齐跟她做了些解释,说如果没有一段需要一直接触的关系,按高杉和银时的性格绝对不可能老老实实待在一块,那样的话一来他们没法糊弄松阳的事情,二来虽然他们跟高杉做同伴有十年了,却永远无法提供他真正成长时期的记忆。


 


又子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想想不对,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找桂小太郎?桂和晋助还是一起长大的,你该不会觉得那个卷毛白痴和晋助的交情反而比较好?”万齐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为什么,又子补了一句,“……对哦我也这么觉得。”


 


武市变平太趴在玻璃窗上向他们招手,他们隔着反光的橱窗看见高杉蹲在地上,一脸高兴地跟一个小孩在说些什么。他们什么都听不到,能勉强在刺眼的反光中辨认出那个小孩手里举着一本Jump,高杉时不时地应和一声。他笑得那么温柔直率,在场的或不在场的,他的朋友或敌人,谁都没有见到过,至少谁都不再记得他的这种表情。


 


来岛又子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个高杉跟她之前一直喜欢着的那个高杉太不一样,她还是很喜欢。但是,她却说:


 


“我要是白夜叉,我可能也会讨厌晋助,至少不会喜欢他。”


 


万齐点了点头,但不是对又子。高杉拿着一本小说和武市出了店门,正向他们走过来。他的One Piece眼罩不见了,打了招呼之后他说要再去买一个眼罩,不过不戴似乎也不碍事。又子振作起来,说她侦查到了一家很好吃的家庭餐厅,想带他去。他高兴地答应了,临走前转过身朝书店门口挥手;刚刚跟他聊天的小孩手里拿着那个眼罩,高兴得露出了一口掉了几颗的牙。


 


他明明拥有所有美好的品格,却一点都不肯给自己看。一旦发现这个事实,谁都会生气的。


 


——但是白夜叉又真的有生气的资格吗?这不过是小孩子的任性而已,可惜的是男人只会变老,永远不会长大。


 


来岛又子这回给高杉挑了一个印着加○比海盗标志的眼罩,这个图案比之前那个看起来高大上多了,高杉胡乱用手抓了抓头发就算戴好了,但最后还是乖乖站在那里让又子打理。


 


——TBC——


 


废话分析有点多了ORZ明明剧情发展慢的一比为什么相比之下字却这么多,好气啊。


题目出处:章鱼在陶罐,犹自沉醉黄粱梦,夏夜月满天。——松尾芭蕉


然而我还是题文无关,因为剧情发展跟不上题目的速度(喂)


下章应该就能让吃瓜群(zhu)众(gong)出场了,应该终于可以搞事情了ORZ冲田应该会成为灵魂记者,毕竟我印象里猩猩和土方被银时暴打的新闻都主要是他指使传播的2333


我要控计我计几,每次都走在脱离大纲自由发挥的边境线上,十分辣鸡……

评论

热度(21)

  1. 糊你一脸桃花红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