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你一脸桃花红

【银高/高银无差】夏日祭典02

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FBI WARNING


·狗血失忆十岁高杉!(←身体年龄不变)


·时间在大家打完虚之后,假装大家能和平共处的样子。


·年龄虚构,我不管他们就是没上三十……


 


其二-不见方三日


(不见方三日,世上满樱花——大岛蓼太)


 


来岛又子和河上万齐默默地站在走廊上,来岛又子时不时还要拔枪叫趴在走廊拐角那边围观的群众走远一点,但她其实不敢开枪,怕吓到高杉。十岁的高杉还没见过枪呢。


 


高杉勉强接受了他们的解释,说是十多年后的世界里他们刚刚为地球争取到和平,和天人和平相处,松阳去别的星球交流访问了。他问起他的同学们在哪里——他特意没说银时。万齐说他们都在江户,于是高杉说他想去江户。十岁的高杉话比较多,一说到去江户眼睛发光,一个笑容就暴露出他的期待。在那个时候,出远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从私塾走去萩城买东西可能还得走上大半天呢。他故作镇定,假装自己是他们需要的、期待的那个领导者,叫他们带自己去江户。


 


来岛又子二话不说叫人去开飞船,一回头高杉已经不见了——他跑去看飞船起飞了。又子忙跑过去把他拉回来,他就很兴奋地低头问她:“小姐姐,不是,又子小姐,这是天人的飞行器吗?”


 


又子说:“不,这是地球产的。是你的哦晋助。”当她习惯了小高杉一口一个“小姐姐”“小姐”的礼貌用语之后,也弃用了“大人”这个后缀,她觉得对着这么大只一个男人还是不太敢换成“酱”。


 


高杉又问:“那我以后会开那个吗?”


 


又子愣了一下。她还真不知道高杉会不会,她认识高杉的时候开始,就只有那几个飞行员在开飞船。她转向万齐,万齐戴着墨镜,于是她默认万齐一脸懵逼;她总是在心里这样黑万齐,没有什么道理,可能只是因为万齐和高杉走得总是比她近。于是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高杉又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


 


她突然觉得心累,虽然这样的高杉十分难见,但是十岁的男孩子真的是世界上最难管教的生物。


 


而现在,高杉已经趴在飞船的玻璃上,往外看了好久了。也不能算趴着,就是站在窗前盯着外面的云层——又子觉得飞船起飞的时候他可能差点欢呼出声,只是考虑到现实因素没吭声。有时候高杉又不是那么的像十岁,他考虑的东西会有点多,又子其实有点怀疑高杉有没有接受他们的谎言——即使知道现在的他只有十岁,又子也还觉得他身上带着一种锋利的直觉。也许是来源于他对他人的不信任感。


 


他跟又子说外面的云层很漂亮,他从来不知道云里面是这样的。他站在那边,每次飞船沉入或者穿过云层的时候,他那只独眼里会流露出一种迷幻的快乐。也许来岛又子之前所熟识的那个高杉也是在期待着这个。高杉只是在那里等着,没有叫飞行员往云里冲。


 


又子和万齐也就站在那里,武市变平太总想说些什么,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为高杉收拾过很多烂摊子,高杉任性起来他是真的惨,但是这个高杉某种意义上懂事得让他都不敢开口提醒他。


 


飞船降落在江户之前,高杉伸手往东京电视塔、天空树那块儿一指,转过来跟他们说“我想去看那几个塔”,他那个时代确实没有那么高的建筑物。万齐狐疑地问:


 


“怎么想都是我们降落的Terminal比较高大吧,而且不是说好了先去找坂田先生的吗?”


 


高杉眨了眨眼,转过去对又子说:“我们去看那个吧!”


 


万齐在墨镜背后默默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十分好奇,小时候的高杉到底是怎么长成他所认识的那个男人的:这个高杉实在是可爱过了头,虽然大概也不是什么会撒娇的家伙,但那种“不会”大多源于一种他对他人的不信任,或者对于松阳那样的作为竞争对手的人。而又子,又子在这几天里从他那里取得了某种惊人的信任——一种具有前提条件的、不那么全面的信任,但由于是高杉,所以就很惊人。现在,虽然这么说不是很礼貌或者具有某种等级歧视在里面,她对于高杉而言已经是从小到十岁为止的奶妈那样的存在了。虽然大部分时候他还是要维持自己的矜持,但真遇到了什么事还是愿意去求助的。而万齐是那个不讨好的管家,明明原本的——万齐所认识的那个——高杉和他更谈得来。


 


小孩子都是不喜欢大人戳穿自己的,而万齐聪明过头了,所以他被高杉讨厌了。又子不是不知道高杉的想法——他就是不想去找银时——,但她已经自觉担任起了奶妈的职责,而且是那种不把自家少爷喂得胖出同龄人一倍就觉得孩子吃不饱的。


 


她给高杉换了一身西式的衣服——因为不是很正式也不是很正经,所以不是西装,就是攘夷战争时期鬼兵队的队服,她一直很想看看。十岁的高杉意外的不喜欢特别花哨的衣服,她看见高杉对那些和服羽织嫌弃皱眉的样子——天啊他嘴都鼓起来了!那时候又子神情恍惚地转了好几个圈,直到高杉叫她。然后她就给高杉置办了一批奇装异服,少年周刊jump各种同款定制,中二少年十分高兴。


 


现在他们降落在了江户,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终端走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又是天人来搞事,有人报了警,描述了情况之后被骂了回来。


 


高杉走在队伍中间,被重重包围保护起来,主要是防外人发现他不对劲——要是知道的人多了,等他恢复过来一定会生气的。没人想过高杉有恢复不了的可能性,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高杉啊。


 


高杉端正严肃地跟着队伍走,心里有一种奇妙的兴奋,像是真正到了军队之中。老实说,他对战争啦驱逐天人什么的都没什么很大的执念,他想知道为人之道——又子姐姐和万齐哥哥(反正他不认这个辈分)真的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吗?他对这个未来充满好奇,明白这应当算是“现在”却还是出于一种道德心不愿意过多地涉足其中。不过,对于物质世界的好奇心和探索欲他毫无压抑掩饰的心,一只眼睛在那儿到处乱瞟,从房屋顶上的电影海报到商店橱窗里的漂亮商品都惊异地看着;一回过去一群穿着短裙的漂亮小姐姐,那让他的脸红透了。


 


他当然有点遗憾自己瞎了一只眼睛,但他相信这是出于某种正直的理由失去的,可以算作一种光荣。大部分患有中二病并且个人能力不弱的人,在十岁的时候估计都觉得世界稳稳地在自己手中,或者注定得到自己的拯救。所以又子和万齐都什么都不说,把这个摊子留给应该收的人。


 


万齐是有点着急的,但是又子一把拦住他:


 


“你没听到晋助说要去天空树吗?”


 


万齐看了一眼心不在焉地咬着甜筒的高杉,有点生气——大部分还是在气自己,毕竟现在他才是高杉的得力助手,而他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不得不去找大家都觉得棘手纠结的万事屋老板。他说:


 


“那我们就快点去天空树……我去开车过来,你看好晋助不要让他乱跑……”说到后面他把自己逗笑了,被又子在脑袋上巴了一掌。


 


“搞清楚状况!快去吧你,我当然会一直看着晋助,你在怀疑我对晋助的爱吗!”


 


我当然不怀疑,毕竟你作为当事人比谁都清楚那种爱与你所期望的爱完全不同。万齐拍拍她的肩膀,走之前还是不放心,准备交代一下高杉。然而他还没开口,高杉把甜筒往他手里一塞,风一样的不见了——万齐还是看到了的,他跑进了一条巷子里。


 


他不觉得高杉有逃跑的想法或必要,也没有多想,把甜筒又往又子手里一塞,长腿一迈追了上去。他一走到巷口,就看到高杉一个空手夺白刃,一脚就要往一个小混混模样的男人身上踢去。他连忙大喊:


 


“手下留情,晋助!”要让高杉随着十岁时候的性子使出全力揍那个混混,是要出人命啊。


 


高杉听到万齐喊他,但来不及了,那一脚已经出去了,只在最后关头收了点力;那个混混一下子飞上天又栽进个垃圾桶里,挣扎了半天没起来。高杉没有管他,转过头来问站在墙边的女高中生:


 


“你没事吧?啊,不用担心,我们会负责把那个混混送去官差那里的。”


 


他刚刚就是发现一个混混用刀抵着一个女孩子走进了小巷子,才迫不及待地冲过来的。万齐惊呆了,他所认识的高杉从来都不是会拘这种小节的家伙;他们一起涉足过人口贸易,从他们行事的手段来讲,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恶本身。


 


那个女孩也被吓了一跳,她看了看高杉,看着他盲眼上的那个眼罩,吓得说不出话来。大概她以为这是另一个不务正业的青年人。高杉打量了一下她的惊慌神情,摸摸自己的眼罩,笑道:


 


“你不要担心啦,我不是和那个混蛋一伙的,这是我小时候生病弄的。——啊,你如果有事的话先走吧。以后上街注意安全!”


 


为了让她安心,他甚至眯起眼睛、咧开嘴嘻嘻笑了两下。那个笑可能有点扭曲,他自己这么觉得,毕竟他这几天还是没习惯这个声音,所以很快就停下了。


 


就在这时候,万齐敏锐地一回头,拔刀打飞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在空中旋转的时候他才看清那是把木刀,顺着木刀下落的轨迹看到了它的主人。


 


坂田银时站在巷口,皱着眉头问他们:


 


“你们又来干什么?没事干欺负女高中生?鬼兵队真是闲啊。等等你这身衣服怎么回事?”


 


万齐没来得及解释,高杉走上前来,说:


 


“关你什么事?”


 


银时吓得往后跳了一步,高杉忍住了往万齐那边投去疑问目光的冲动——他有做什么不对的事吗?明明是银时挑事吵架的,他怎么这么怂?


 


他不知道现在他们已经不是能够额对额鼻对鼻吵架的关系了。不是冷战分裂的程度,大概也算得上有生之年最好不要再相见的那种。


 


银时觉得这个高杉很奇怪,可能是个假的。他挠挠头,觉得真要是这样高杉可能又在危险之中——他怎么不晓得消停?他没有不管这件事的气魄。于是他问万齐:


 


“高杉这家伙又发什么疯啦?”


 


“你想打架吗银时?”高杉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满地凑到他面前,作势要打他。突然,他想到了别的事情,喜笑颜开,问银时:“我们的道场在哪里?”


 


“啊?”银时瞪大了眼睛,确信了这个高杉是有问题的这个事实。什么道场?还他们?他们什么时候回到了松阳那个时候?他把洞爷湖收起来,再次问道:“你出什么事了?”


 


“没有啊。”高杉有点心虚地看看他,到底还是转头看万齐了,像是希望这个一直跟自己对着干的蠢家伙帮忙糊弄一下,“我想揍谁还轮不到你管吧?”


 


“我管了你十几年了,高杉君!”银时叫到,“你到底什么毛病,说清楚解决完赶紧滚蛋。”


 


然而他已经挽起袖子上前,要和高杉打起来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拳。万齐叹了口气,心想白瞎了他几年的崇拜,这几个家伙根本没长大过嘛。


 


这时候来岛又子也来到了巷口,加入了这个混乱的修罗场。她直接无视银时走到了高杉身边,手里拿着个新的双球甜筒递给他:


 


“晋助,你没事吧?刚刚万齐那混蛋把甜筒捏碎了糊我一手,我就去买了新的。你之前还想要的巧克力和香草——啊,他怎么在这里?”


 


又子顺着高杉的目光,被站在那里散发着气愤的气场的银时吓了一跳——毕竟预定计划里他的出场顺序应该排在天空树后面。高杉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那个甜筒,耸耸肩膀,说:


 


“谢谢啦,又子。——银时从小就喜欢多管闲事,不用理他。”


 


他这么说着,却转身把甜筒递给了还呆站在那里的女高中生:


 


“这个给你。你真的不用怕啊,我们很快就会解决好事情,把犯人送去监狱里的,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银时看着高杉那副五讲四美的正直样子,终于吓得崩溃地叫了一声:


 


“这都什么事啊——!”


 


高杉回头饶有兴致地看他崩溃的表情,又子一脸嫌弃,万齐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河上万齐突然觉得高杉失忆不是什么坏事,他这几天高兴的份儿快抵上人生前二十多年的总量了。


 


——TBC——


 


过渡章废话超多超辣鸡……然后最后勉强让银时出场了hhh


下章我要挑战我的画风我的人生,我,我要产糖(屁)


∵我一企图产糖,文风就崩得不行,然后糖也是糊在锅底的那种


∴我是个辣鸡2333

评论

热度(26)

  1. 糊你一脸桃花红UC震惊部泽编大肠杆菌 转载了此文字